首页 »

面对抢匪发出怒吼(上)

2019/9/12 16:54:33

面对抢匪发出怒吼(上)

龙春亮是八十年代中到美国自费留学的留学生。虽然有奖学金,可毕竟是两手空空到完全陌生的国度,为了节省开支,他住进了黑人区。

 

在美国一说到黑人区,人们马上想到的是安全问题。自打龙春亮住进了黑人区,安全就是他时时刻刻操心的头等大事。“咱是来美国学习的,别说把命搭在这儿,就是伤了胳膊腿儿,那也是划不来的事。”魏晓霞在每封信里也是叮咛了又嘱咐。

 

要说在黑人区,那是真不安全。龙春亮一住进来,气氛就不一样。他住的楼门有三道锁,单元门又是两道锁。约瑟夫把一串钥匙交给他之后,让他一一试过,并叮嘱他回家之后一定要锁上每道锁才行。每个房间的所有窗户都全天放下双层窗帘。即使是白天外面大太阳,屋里也是黑暗无光。进屋以后必须开灯。所以在屋里是不透一丝阳光,更不用说开窗透气了。这马上使龙春亮感到这里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味道。

 

龙春亮从住处是每天走路去学校。走在这里的街上,除了黑人,没有其它肤色的人。到了晚上,街上常有三三两两的黑人闲逛,不少人手里还拿着用纸袋裹着的酒瓶,醉熏熏漫无目的地摇晃着。在街道两旁,房屋显得陈旧,看起来年久失修,破落不堪,有的甚至没有了门窗,只露着黑洞洞的大口子。街上稀稀拉拉的路灯有气无力的散发着昏暗的光,有的路灯干脆就不亮,使得那段路浸在浓浓的黑暗里。龙春亮每晚走在回住处的路上,总是感觉危险的幽灵就藏在黑暗里的不远的地方窥视着自己,他会不自觉地把脚步加快。

 

入夜之后,黑人区里经常有零星的枪声。“叭”,“叭”,听起来有点像在国内过年放鞭炮。龙春亮一开始还真以为是哪家放鞭炮呢。有个从中国来的同学,小王, 告诉他,他是坐公共汽车来学校。有一天晚上,他坐在汽车上从学校回家,也就是晚上九点多钟。突然一声枪响,子弹从公共汽车的一侧车窗打进来,穿过车厢,又从另一扇车窗打了出去。子弹在两个车窗上留下了撕裂玻璃的弹孔。枪声一响,车厢里所有乘客不约而同都立即就地卧倒,连司机都是一脚刹车,马上趴在了地上,只剩他不知所措地呆立在那里,嘴里还在问,“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好在旁边一个好心的乘客一把把他拉倒,躲过了一劫。他对龙春亮说,他感觉好像就生活在战场上,危险无处不在。小王叮嘱龙春亮以后听到枪声,记住别管三七二十一,立即卧倒,保命要紧。最后还加了一句,“这怎么不像在美国呀。”

 

经过与中国同学的交流和自己的摸索,龙春亮逐渐有了一套防抢的招数。 首先,凡事预则立,要防“险”于未然。只要一离开住处,龙春亮就要求自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脖子不停地转动,眼睛不断地巡视前后左右。一旦发现可疑的人,则过街或变换路线来躲开。 其次是万一躲不了,那就要用老祖宗的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跑”为上策,迅速地跑离危险地段。最后要是躲也没躲了,跑也没跑成,那就只剩最后一招,破财免灾,迅速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保命钱”,保命为重。

 

美国很多劫匪都是毒品瘾君子,毒瘾一上来,随手抢点钱赶紧去买毒品。所以,你要准备点钱,放在衣服外边顺手可及的口袋里,一旦遇到劫匪而没跑了,马上掏钱给劫匪,以免自己皮肉受苦,甚至挨上一枪,那可就亏大发了。至于给多少钱,只要是一小包毒品的费用即可。这就要随毒品的价格而调整“保命钱”的金额 。龙春亮开始是准备了五美元,后来涨到十美元。他的一个同学就是遇到劫匪,掏钱慢了点,钱又少了点,劫匪一不高兴,用枪把儿将他的手臂打断了。

 

有人说得好,常住黑人区,哪有不被抢?龙春亮在黑人区住的这段日子,由于有准备,每次有情况都是有惊无险,逢凶化吉。

 

有一天下午,龙春亮去学校上课,路过一段高速路下的通道。他在进入通道之前像往常一样看了一下周围和通道的另一端,没有什么异常。于是他就快步走进通道,打算照例快速通过。虽然是下午三点多,通道里还是有点暗。他急匆匆地走着,通道里只有他一个人,四周回响着他的脚步声。突然,在他身后不远,一个黑人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冲着龙春亮喊,“站住!”龙春亮一惊,心想这躲是躲不了了,他让我站住好抢我,还是趁早快跑吧。龙春亮一猫腰,腿上一使劲,撒丫子就飞跑起来。后面的黑人眼瞅着到手的猎物跑了,连声喊, “站住,站住。”

 

他越喊,龙春亮听着就是叫自己快跑!他跑得越快。一边跑,龙春亮一边想,早知如此,来美国前真应该好好练练跑步,特别是快速短跑。这抢匪其实很懒,他追了几步,看看追不上,就放弃了。龙春亮跑了一段,回头看看没有危险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心想这抢匪真是又懒又笨,要是在通道两头一截,我今天起码得损失一笔“保命钱”。庆幸的是今天靠防抢招数又幸运地躲过了一劫,以后咱得改路线,绕过这通道,远就远点儿,安全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