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陆谷孙大弟子感觉老先生70岁后更拼了,年均出一本新书

2019/9/12 19:21:21

陆谷孙大弟子感觉老先生70岁后更拼了,年均出一本新书

昨日,巨作犹在;今日,斯人已去。

 

超过1000万使用者知道,他们手中的《英汉大词典》由陆谷孙主编;但未必知道,陆谷孙在上周末突发脑梗入院之前,还在抓紧编撰一部《中华汉英大词典》的下卷;更不一定知道,陆谷孙近年来在翻译领域新书频出,差不多年均一本。

 

 

28日下午,作为这位教育家、翻译家、散文家、双语词典编纂家的大弟子,陆谷孙在莎士比亚研究方向上的首个博士生、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教授谈峥,告诉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老先生70岁以后,也就是他生命的最后六七年里,比之前还要“分秒必争”。陆谷孙自觉年纪大了,还有很多书要写,因此节奏没有放慢、反而加快。“我觉得,他真是太拼了,很伤身体。”

 

桌面上好几盒药,加之一堆堆《中华汉英大词典》的校样,一页页笔迹密密麻麻的书稿,这就是陆谷孙最终的生活和工作状态。谈峥教授透露,事实上,2014年时,陆谷孙就因为一次小中风住过院,当时部分影响了他的语言中枢。幸亏用药及时,治疗收效尚好。当谈峥入院探望时,老师仍牵挂《中华汉英大词典》,语气断续地表达:要趁有生之年,把这部书做成。

 

当时,这部大书自世纪之初立项,已花去主编陆谷孙十余载。终于,在2015年,《中华汉英大词典》上卷问世。陆谷孙兴奋地参加了首发式,还发了言。但谈峥深知,陆谷孙为此付出了多少时光和精力,透支了多少健康的代价。眼下,《中华汉英大词典》的下卷,成了陆谷孙遗憾未竟的事业,何时出齐还未可知。

 

除了编辞典,陆谷孙的欧美文学研究是另一面旗。早在1982年,他就赴英参加国际莎学研究讲坛,发表论文《逾越时空的哈姆雷特》,成为在这一莎翁研究权威会议上发文的首个中国学者。谈峥说,陆谷孙是少数能够横跨莎士比亚研究与翻译研究两个方向带教博士的大学者,他的学术观点往往深刻而精确。

 

在翻译界,陆谷孙同样有未能及时实现的夙愿,但近年来他已经以惊人的速度一本书、一本书地在啃。

 

陆谷孙的父亲陆达成,钟爱法国作家都德,身后留下了一份都德短篇小说的汉译遗稿。70岁之后的陆谷孙终于有时间把这份托付完成,他真正子承父业,与父亲一起署名,合译出了都德短篇集《星期一的故事》。掐指算来,陆谷孙笔耕不掇,在外国文学翻译的大海中拾贝,最近几年连续译出佳作——带有23个短篇小说的《毛姆短篇小说精选集》;体现童谣儿歌传统的爱德华·李尔之《胡诌诗集》;英国作家格雷厄姆.格林自传《生活曾经这样》;芝加哥大学文学教授麦克林恩70多岁时写就的自传性小说《一江流过水悠悠》,等等。

 

与此同时,直到2014年那次住院,陆谷孙作为国家级教学名师、复旦大学杰出教授,从来没有离开他的讲台。他不仅带教研究生,还依然坚持为本科生开设上海市精品课程《英美散文》,同时领衔英美文学阅读赏析系列课程的国家级教学团队。

 

截至今天傍晚发稿时,复旦大学主页已全部变为黑白……或许正如那句佚名的名言:人的生命如一部小说,不在多长,而在多好。

 

【陆谷孙小传】

 

1990年经批准成为博士研究生导师

1985年提升为教授

1978年由助教破格提升为副教授

1965年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至今

196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外文系

 

科研情况

 

1970年参加《新英汉词典》编写,是主要设计者和定稿人之一。1976年起,参加《英汉大词典》的筹备及编写全过程,并于1986年11月经正式任命担任该词典的主编。70年代至今发表数十种文艺类及文评类英译汉文字200万字左右译作《幼狮》、《钱商》(合译)、《二号街的囚徒》、《鲨腭》等及China's Landscape和China等文艺类及电影类汉译英文字10余万字。还发表过专论翻译的“翻译大忌:形式至上”“为‘翻译腔’一辩”、“朴则近本”--写在《译林》主办的翻译竞赛之后”等论文,提出了最大限度吃透并真实转达话语、尽量保存原作风姿、不求译入语的华美的翻译学观点,在国内外(包括香港)发表论文共约40篇。

 

学术活动

 

1981年至1986年期间,曾先后5次出访美、英、加拿大3国,进行学术交流、讲学或出席国际会议。1982年从英国参加国际莎学会议回来,在编写《英汉大词典》的同时反复精读莎剧,发表了“博能返约,杂能归粹——试论莎士比亚戏剧容量”、“帷幕落下以后的思考——评第一届中国莎士比亚戏剧节”等论文,提出了书斋与舞台沟通,全方位接近莎士比亚, 准确理解莎士比亚的观点。1989年起担任中国莎士比亚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上海翻译家协会理事。他曾多次应邀参加上海市重大经济或文化国际会议,担任主要口译。多次为上海市市长笔译讲演稿,并担任1990年出访香港、新加坡的上海市经济代表团首席翻译。

 

本文图片来源:复旦大学 供图  图片编辑:朱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