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绷带”拆除后,黄浦老城厢会变成啥模样

2019/9/12 20:50:28

“绷带”拆除后,黄浦老城厢会变成啥模样

 

如今从东街走进黄浦区老城厢整治地块,面貌已大不一样。“过去这里楼上是违建群租、楼下是马路菜场,抬头看不见天空,只有电线、雨棚、遮阳篷……”住在老城厢的居民这样形容。但如今的东街:道路通畅开阔,路两旁的一排排房屋,外墙全都搭起了脚手架。 “脚手架搭起来可是好事啊!如同病人手术后缠绕的绷带,表明内部已经治理好,正进入外部的最后修缮阶段。”

 

经过200多个日夜的攻坚克难,截至目前,黄浦老城厢共拆除违建1658处、2.16万平方米,完成整治目标80%,已进入最后外墙修缮和封顶的阶段。城市管理顽疾曾经集中暴露的老城厢即将旧貌换新颜。

 

 


中心城区拆违1平米堪比郊区1000平米

 

老城厢四牌楼路,曾是全市问题最突出、环境质量最恶劣、整治难度最大的“城中村”之一。

 

最难啃的“硬骨头”该如何啃?黄浦提出了“重塑老城厢”理念:不但要拆违建、修立面、补“内胆”、增功能,还要整秩序,力求“消除安全隐患,还路于民,还环境于居住”。

 

黄浦区自我加压,将整治对象从四牌楼路一条街,扩展到东至中华路、南至复兴东路、西至三牌楼路、北至方浜中路的围合成的20.8万平方米区域的整个老城厢地区,跨豫园、小东门两个街道,涉及2.7万户籍人口。该区域内80%以上为二级以下旧里,50%以上出租给外来人口居住,而留住的多为老年人与贫困家庭,房屋安全隐患多,无证照违法经营严重,是中心城区的一片城市管理顽疾集中暴露的地区。

 

不过,老城厢的环境整治和郊区不一样。

 

就拿拆违来说,“中心城区拆违1平方米,比郊区拆1000平方米还要难。”不少参与老城厢拆违的工作人员都深有体会。

 

一是老城厢的违建大多是两三平米的违建,总面积不大,但是牵扯的违建者数量很多。目前虽已排查违建2056处,但仍未见底。二是违建大都搭建在老房子上,如学院路148弄、218弄2支弄等成片三层以上的私房简屋已经成为本体建筑的依靠,经常遭遇“拆一户、可能倒一片”的情景。三是老城厢违建中有很多是居民违建,大多为了生活,背后都有民生诉求。

 


房子不拆,生活也能得到改善

 

重塑老城厢,服务民生才是综合整治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所以,从环境整治第一天开始,厨卫设施改造、道路管线改建、旧房综合修缮、光明工程等6大民生工程、26个子项目就同步启动。

 

 

在老城厢,违建大多都是厨房和浴室,本着能装尽装的原则,黄浦区为500余户老城厢居民安装了马桶;老城厢区域内有重大安全隐患的20处废弃封闭地下空间,指挥部通过聘请专业部门检测、设计、施工,采用泡沫水泥回填处置的办法完成了14处,首创了全市真正消除地下空间重大安全隐患的举措;在路面的“五违”整治,为管道改造工程铺平了道路,改造一段修复一段,如今老城厢的上水改困工程已覆盖东姚、华漕和康家弄三个小区,受益家庭2500余户;下一步,将重点推进花草弄、康家弄和东姚三个小区的房屋大修、四新小区的厨卫工程等。

 

“拆违不是面子工程或形象工程,要让老百姓切切实实地获得实惠。即使房子不拆不搬,生活也能得到改善。”黄浦区区委书记汤志平表示。

 

如今,“拨开一线天、拔掉吊脚楼”后的老城厢,迎来一个个新的惊喜:

 

聚奎新村始建于上世纪60年代,房屋结构老化损坏,居民用自来水管当作支撑,在3层楼上不断加盖违建,变成一幢幢危房。整治部门介入后,按照人员撤离、拆违解危、加固修缮的流程,短短两个月,拆除100多间2000平方米。如今,聚奎新村还在紧张改造施工中,但走进其中任何“样板房”,可见厨卫浴厅设施均齐备,与过去的面貌截然不同。

 

康佳弄和花草弄地区,上水道、下水道老旧的“白铁管”可以追溯到上世纪40年代。然而最近,家住康佳弄16号的张先生打开自家厨房的水龙头,却欣喜地发现清澈的自来水哗哗涌出。

 

马路菜场消失了、道路变得宽敞,临街商户枣红色的屋棚、黄色的墙,保留了老城厢特色之余,又不乏设计感。当地居民纷纷感慨,“这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探索城市管理顽疾整治模式

 

违建拆除了,房子修美了,外部环境改善也要跟上。原来,老城厢内有着无证照违法经营普遍,马路餐饮、马路菜场、流动设摊多,乱停放车辆多等顽疾,且反复整治、时有回潮。

 

 

为此,黄浦区逐步探索城市管理顽疾整治模式。如,由公安部门牵头,在老城厢区域探索了联勤联动综合治理模式,边试点、边运作:清理棋牌室、发廊、足浴店等藏污纳垢场所,进行黄赌毒专项整治;排摸出区域内186家无证无照违法经营户情况,坚持“露头就打”,抓反复、反复抓,利用网格化管理优势,可及时发现顽疾返潮;对区域内群租发现一起整治一起。此外,借着全市开展交通秩序大整治的东风,黄浦区出台了老城厢交通管理规划,全区域划线管理,全方位交通整治,如今老城厢内停车乱象已经有明显好转。

 

“联勤联动机制、网格化平台都是可长效管理的模式,边整治边把管理机制建立起来,建立起常态化工作机制,目标是把整治的成果长期维持下去。”黄浦区区长杲云说。

 

今年7月,一本蓝色的48页《黄浦区老城厢地区环境综合治理标准》诞生了。该“标准”是立足老城厢特点,依据城市管理相关法律法规制定的,其中分成违建整治、市政道路、沿街单位、住宅小区、车辆停放、无证照场所、户外广告、环境卫生和公共绿化等10个小版块进行标准划定。“过去我们没有遇到过这些问题,新问题的出现需要新的标准来规范,以后一册在手,老城厢拆违就有法可依、有例可循了。”整治工作人员指着马路对面的一处老房子说,“对面也是一片老城厢,这是我们下一步的整治目标。”长效整治机制建立起来以后,重塑老城厢经验将有望复制推广到其他地区。

 


本文图片:黄尖尖 摄  图片编辑:邵竞(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