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刘劲松:“一带一路”为何这么译

2019/10/9 22:57:43

刘劲松:“一带一路”为何这么译

 

【演讲者小传】

 

刘劲松 现任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副司长,丝路基金董事。经济司是中国外交部最年轻的司,成立于2012年10月。

 

刘劲松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和美国弗莱彻外交学院,获经济学学士和文学硕士学位。曾任外交部亚洲司科员、随员、三秘、副处长,中国驻泰国使馆研究室主任兼新闻发言人,驻日本使馆政务参赞,驻英国使馆政务参赞,中共中央台湾事务办公室研究局副局长,外交部港澳台司副司长、政策规划司副司长。曾主管亚太经济和安全合作,东盟、南海、朝鲜核、西藏、台湾等问题,现主管“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世界经济调研等。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首先,代表中国外交部,祝贺上海论坛诞生10周年。也谨代表外交部最年轻的司——经济司,代表张军司长,向2015年会精致的议题设置和热情的组织接待表示敬意。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中国和国际经济界、外交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一带一路”。它与在座的俄罗斯、美国、日本、韩国、英国、意大利等国朋友都有密切的关联。谁又能说它同墨西哥没有关系呢?有专家认为,郑和的船队曾经到达过美洲。

 

对于“一带一路”,坊间很多人将它翻译成“One Belt and One Road Strategy”,其实是不准确的。中国官方的英文翻译是“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这不仅是英文文法的问题,而是“一带一路”并非只有一条经济带或者一条海上道路,也不是一元化的平台,而是一个多层次、多维度和多元化的网络。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先生曾建议在英文翻译中保留“Silk Road”这个关键词,因为这个词很有历史感和感召力。他的建议值得重视。好在我们已经成立了一个“丝路基金”,我是它的董事之一。丝路基金以Silk Road为名并顺利启动。第一个投资项目在巴基斯坦,那是古今丝绸之路的重要走廊。

 

有关翻译的学术争鸣,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国内和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的认知需要在探索中完善,需要更多考虑东西方文化差异与对接。

 

东西方有很多差异,但也有共性。除了对Silk Road这个词的美好印象,也包括在“后国际金融危机”时期的应对思路。

 

我想用“IN”概括这种应对:infrastructure(基础设施), industrialization(工业化), internet(互联网)和inclusiveness(包容性)。从经济学角度讲,这种应对,既包括需求端管理,也包括供应端管理;既体现市场决定作用,又需要政府积极作为;既强调各国的自主改革与创新,更离不开国际合作。

 

关于基础设施

 

世行测算,亚洲每年基础设施资金需求达8000亿美元,而世行和亚行每年在亚洲基础设施项目上的投资只有300亿美元。各国自筹资金只有2000至3000亿美元左右,缺口巨大。

 

与此同时,发达国家也存在严重的公共设施老化问题。美国有6万座桥梁需要大修,三分之一的交通事故缘于路况不佳。

 

专家测算,1单位基建产出将拉动上游相关产业1.89单位的生产扩张,推动下游相关产业3.05个单位的供给扩张。这很说明问题。令人欣慰的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在2014年的对外投资约4400亿美元,首次超过北美和欧洲。这些投资相当多用于基础设施,为世界经济恢复增长做出突出贡献。

 

上海总有好消息,迪士尼全球旗舰店刚在上海热闹开张,迪士尼乐园年内将基本建成。也就在前两天,“金砖五国”倡导设立的金砖银行敲定了总部地址,就在上海的浦东世博园区。

 

英国的吉姆·奥尼尔先生(Jim O'Neill)应该很高兴。因为由他发明的“金砖”一词已不再是一个学术或者股市题材意义上的概念,而成为了一个扎扎实实的投融资计划。他本人也已于日前出任英国的工商大臣,“金砖”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筹建亚投行的第五次谈判代表会议刚刚在新加坡结束,朝年内如期运营又迈出坚实一步。各国以及各个国际组织规划中的融资平台,包括PPP等投融资新模式,都在助力亚洲的基建热潮。

 

关于工业化

 

国际金融危机给我们的启示之一,就是要始终重视实体经济,防止过早“去工业化”。

 

刚刚出台的《中国制造2025》文件中有一句发人深思的话:“世界强国的兴衰史和中华人民的奋斗史一再证明,没有强大的制造业,就没有国家和民族的强盛。”

 

工业发展与就业率、生产率的提高呈正相关关系,工业企业也不是拼不过新兴服务业。今年3月上海美国商会的报告显示:73%的在沪美企实现了营收增长,其中制造业是最赢利的领域之一。

 

新型工业化合作,特别是国际产能合作,是当前中国经济外交的重头戏。中国国务院刚刚发布相关指导意见,国家领导人亲自推动,各部委和地方都已行动起来。外交部将之作为工作重点之一。外交部长亲自为地方省市站台。我们强调,中国拿出来开展国际合作的产能是先进、绿色、低碳和实用的。我们希望亚洲40亿人口共同实现工业化,这将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新的引擎。

 

关于互联网

 

世界上未来十多年可望出现30亿新网民,其中90%来自发展中国家。

 

中国和亚洲地区智能手机的普及率已超过1/3,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业态方兴未艾。中国将在未来三年投资近2000亿美元发展宽带。专家估计,2013至2025年,“互联网+”将帮助中国提升GDP 0.3至1个百分点。

 

大多数亚洲国家的物流成本在GDP中的占比在15%以上,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制约了竞争力。但电子商务和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大幅提升物流水平。从这个意义上讲,“网上丝绸之路”前途无限。

 

去年“双十一”,也就是中国的“光棍节”, 苏宁电器的一位顾客从下单到收到商品只等了22分钟,近乎物流业的极限。那几天,淘宝网卖出了近百亿美元的商品,一位快递员晚上气喘吁吁地敲开我家的门送货,一问,这是他当天送的第50家。

 

你不能不感叹,当互联网与中国人的勤劳结合之时,会迸发出什么样的生产力。什么样的奇迹都可能创造出来!

 

关于包容性

 

中国政府刚刚发布了《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方立场文件》,主张推动包容发展,坚持以人为本,消除各种形式的不平等,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这种包容性也充分体现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之中,体现在中国与俄罗斯、印度、印尼、哈萨克斯坦等国的政策与项目对接中。“一带一路”不针对任何国家,不是任何国家的地缘战略工具,它将与其他地区机制及建设性倡议互补共生,相得益彰。

 

所有四个“In”,都是“一带一路”的应有之义。我们需要继续讨论“一带一路”的翻译问题,但更需要有眼光(Insight)和投入(Input),让古老的丝绸之路焕发青春,重振世界经济,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