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欄目:財經

從羅振宇走到小紅書,這個90後如何從公眾號發家?

來源 | 伯虎財經(bohuFN)

作者 | 藥丸李

選擇大於努力,這句話搬到創業公司上也是適用的。

在微信公眾號這個生態裡,各種「10萬+」的文章數見不鮮,這些自媒體人實現溫飽還行,但要想發展壯大就會受限於行業。

如果一個人因為一個公眾號,進入一個專業領域,成立了一家公司,在行業裡繼續發展分蛋糕,那麼這算是公眾號領域裡一個不可多得的案例了。這就是蔣超的儀器學習網。

當然,如今取得的成績不能僅僅歸於蔣超個人的能力與努力,就像雷軍說的,世界上有才華和努力的人多了去了。

但蔣超可能對雷軍的「豬」不感冒,他撞到的是愛因斯坦的「學術」路線:走別人沒有走過的路。就蔣超所從事的科學儀器行業來說,這本來就是一條少有人在意的路。

從中山大學大型儀器測試與維護專業畢業後,蔣超就進入了廣州環境監測中心,做起了一線檢測人員。

2016年10月,由於「寫個不停」這個小習慣,蔣超在微信開通了自己的公眾號「EWG1990」,寫下了公眾號的第一篇文章,記錄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的點滴。

那時正值知識付費風靡的時候,羅振宇做了「得到」,李善友開了混沌大學。身為檢測行業的從業人員,蔣超知道這個行業的痛點,並開始思考有沒有必要做一個實驗室分析檢測行業的知識付費?

從辭職創業拿了50萬的天使投資,做起付費課程到開始籌備B2B內容電商平臺,不斷升級內容電商SaaS服務平臺,蔣超所創立的儀器學習網對標了媒體領域的丁香園、儀器信息網,實驗室耗材電商領域的泰坦科技與上海安譜。

有人曾問蔣超,你們到底是一個教育平臺,還是一個廣告平臺,抑或是一個貿易平臺?蔣超說,所有的商業都是從小生意做起,我們不做平臺,我們是一個解決各方需求的一個中間站而已。如果非要總結出一段話來描述,那就是:科學實驗室內容電商服務平臺。

在檢測這個如此垂直的行業,會不會有天花板的問題上,蔣超回答說,2021年檢測行業的市場規模突破4000億,過去幾年的年均複合增長率在12%到15%之間。

(數據來源:國家認監委、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觀研天下整理)

蔣超帶領下的儀器學習網,就在這樣一個包含了醫學檢驗、環境監測、建築材料等眾多領域的檢測實驗室中,一端為他們提供學習交流服務,一端幫助他們選購科學儀器設備及耗材服務。

作為一個曾經勢單力薄的自媒體人,蔣超將如何帶領團隊繼續推進這個產業網際網路平臺,仍需要時間觀察。

以下是經過整理得到的採訪內容:

70多萬從業人員的平臺

Q:能先簡單地介紹一下公司嗎?

蔣:大家都知道B站,它是按照動漫、遊戲、二次元等一些標籤聚集各類人群,然後給這些人提供內容服務,他們服務的主要是千禧一代,在這塊我們公司與B站有點類似,不過我們主要是服務科研人員以及檢測人群,屬於檢測行業,大概1000萬人。

Q:為什麼會進入到這個這麼專業的行業裡去?

蔣:這主要是我的專業,我大學在中山大學學的儀器分析,畢業後就進去了廣州市環境監測中心。那時候喜歡寫東西,每次下班後,都會在微信公眾號上寫一寫檢驗檢測行業相關的一些知識。

剛好呢,那個時候知識付費興起了,羅振宇的「得到」,包括混沌大學都是那個時候起來的。當時我認為,這個行業缺少在檢驗檢測行業的這樣一個在線教育平臺。所以2018年就從環保局辭職出來全職創業,做起了檢驗檢測的學習平臺,也就是現在的儀器學習網,開始做課程培訓。

但光靠課程,還不能讓公司活下來。在科學儀器檢測行業,信任感和背書感才是企業的核心。

2018年底,儀器學習網正式上線後的兩年,我們就聯合全國各省協會、學會、研究機構不斷開展科學儀器行業的技術交流會議,一年60-100場會議,場場500-1000人的規模。當時儀器學習網還是個小團隊,通過會議獲得了環境監測、生命科學、疾控等實驗室人群的關注,同時吸引了上下遊科學儀器設備商和實驗室服務供應商。

2020年,我們就成為了這個垂直行業的流量巨頭。

Q:那些生產檢測儀器的廠家自己不會提供培訓嗎?為什麼還要學習網這樣的平臺?

蔣:打個比方,車出毛病了都要去4S店維修,但是這個維修是有期限的,兩年或者三年,這跟廠家的培訓也是一樣的。而且廠家它提供的培訓名額有限,比如醫院的大型設備,提供學習的名額只有兩到三個,作為醫院而言的,你要讓全員培訓費用就很高了。而線上教育就能解決這樣一個問題。

還有一個呢,廠家他只是教自己的那套設備,那醫生在採購儀器之前不可能只想了解一個品牌的設備,所以就需要一個綜合性的平臺,一次性解決了系統的知識問題。

可以這麼說,針對每個垂直領域開發的專業在線課程是平臺的引擎,也是我們與其他平臺的本質區別,我們不同於羅振宇樊登們做的知識付費平臺,也不同於傳統的會議會展公司。你可以理解為,我們是一個靠內容支撐起來的產業鏈公司。

Q:但怎麼確保這些知識的專業性,讓你的學員認同這些課程呢?

蔣:確實專業,就像B站的UP主一樣,有舞蹈的,也有鬼畜的,你讓跳舞的來做鬼畜肯定效果不好。所以,我們也從各大院校請各種「UP主」來我們平臺來講課,每一個「UP主」對應一臺儀器,他就是這臺儀器的專家,這就保證了專業性。這4年來,我們合作過的老師和院校大概有2000到3000家,課程已經有2000多套,包括了環境監測、食品安全、生物製藥、材料科學等細分領域的專業課程。我們平臺就只管負責規劃內容,呈現給平臺的用戶。

Q:我們的用戶情況怎樣?

蔣:到今年2月,我們學習平臺實名註冊培訓了20萬人,平臺覆蓋到的相關領域人員70多萬人,我們的學員來自第三方檢測機構、科研院所、院校、政府事業單位等。

(被採訪者提供)

從羅振宇到小紅書

Q:公司收入這塊怎樣?

蔣:目前我們的收入分為三大塊,一個是賣VIP,佔5%,第二個是廣告,佔50%,第三個是電商,佔45%。

Q:公司的競爭對手情況是怎樣的呢?

蔣:在媒體這一塊,我們對標的是包括丁香園、生物通、食品夥伴網,不過他們是做行業的垂直。比如食品夥伴網,它不只是做食品的檢測,食品裡面的各個環節,各個產業鏈它都做,所以它是行業垂直,我們儀器學習網是工具的垂直,那我們的競爭對手,像分析測試百科網、儀器信息網這些都是的。而我們走的小紅書模式的內容電商,這個在行業內是暫時沒有的。如果勉強說電商,那只能是傳統貿易商他們做了電商平臺。

Q:科學儀器屬於相當垂直和專業的領域,你覺得未來這個市場有多大?他會有一個發展瓶頸?

蔣:瓶頸怎麼講呢?任何企業都有增長瓶頸,我們就經歷了最為重要的兩次考驗。

2020年疫情出現的時候,徹底打亂了我們團隊的計劃。原來規劃2020年舉辦的線下會議全部停止了,原本籤訂的1000萬意向會議廣告合同,最後只籤了80萬。我們不得不尋找新的出路——深化線上。

那段時間,我們通宵達旦,研發了各個行業裡非常經典的課程體系與活動,流量獲得了新的飛躍,半年時間裡,科學儀器設備商投放的廣告收入同比翻了一番。

但僅僅從媒體板塊創收,很難在產業鏈中擁有說話權。於是2021年底,我們開始籌備B2B內容電商平臺,引入檢驗檢測領域的整個實驗室服務體系入駐平臺,進行雙方的交易與對接。

可以說,這是儀器學習網的第二條增長曲線。

2022年開始,我們升級了自己的內容電商SaaS服務平臺,用戶端開始搭建智能推送系統,根據不同的實驗室技術人員推送匹配的技術課程和會議;在商家端為科學儀器設備商提供直播、內容電商平臺服務,並通過IT技術優勢,將上遊全球科學儀器企業與下遊檢驗檢測技術人員等生態成員連結起來。

我們不斷在瓶頸中找到新的機會點。從整個大環境來看,目前,國家在環境監測、食品安全,生物製藥等一些高科技行業投入,一些第三方實驗室也開始興起,他們對這種耗材的採購需求量是越來越大的。

Q:為什麼這個第三方實驗室會興起?

蔣:因為忙不過來。我們現在做核酸檢測,那核酸檢測你靠政府去做的話,現在這個量這麼大,哪做得完,所以就需要這種第三方實驗室去承包一些政府的任務量,包括現在土壤檢測也是,國家實驗室也忙不過來,它也要分包到各個省市檢測。

Q:我看到公司的介紹裡,自稱「實驗室行業第一家內容導購商城平臺」,廣州這邊有一個800平米的直播基地,公司還有一個自己的影視團隊。公司的組織架構是怎麼設置的?

蔣:我們公司的幾個部門也很好理解,一個是內容研發部門,大部分是在環境食品、生物製藥這些領域的技術人員,做內容生產。二個是我們的商務運營人員,了解商家在品牌、生產、渠道上的需求點,幫他們對接我們平臺的用戶,完成採購需求。第三個就是我們的IT團隊,負責搭建我們的數據沉澱平臺,包括用戶分析和B2B撮合平臺的搭建。

那以上三個團隊都搭建完成後,就有第四個影視團隊,它的作用就是把視覺效果做好一點,幫助用戶包括把直播這些搞得更加專業。最後還有一個運營部門,負責用戶增長的。

Q:公司有多少人呢?

蔣:現在是三十多個。

90後創業人如何看待投資

Q:去年的時候,看到公司拿到了海能未來的一筆融資,能介紹一下這家公司嗎?它為什麼給你們公司投資呢?

蔣:海能技術(證券代碼:430476)屬於是我們行業的龍頭企業,主要做食品藥品的安全營養與科學分析儀器、分析方法的研究,為科技工作者提供儀器及全面的解決方案。

2020年11月,我在上海慕尼黑生化分析展會上認識了海能未來董事長王志剛先生,兩人大概聊了10分鐘。我說,王志剛先生一直是自己在科學儀器行業創業時的偶像,青年時桀驁不馴,帶領團隊白手起家,一路打拼到國產儀器設備領先企業,我非常期待與海能技術合作。

就這樣,2021年5月,海能未來投資了EWG1990儀器學習網。當時王總說,我們就是一個普通的天使投資人,希望有夢想的年輕團隊能走的更久一些。不過對於公司內部,我們自己說引進了戰略協同方,因為海能未來作為一家儀器設備商,它需要服務好他們的客戶實驗室,而我們是一個服務於實驗室的平臺,有課程、有用戶,所以就能協同了。

因為海能技術的加入,EWG1990儀器學習網的核心團隊開始了系統化的培訓,開始多了很多正規軍的新詞。

Q:前面了解到,公司正準備進行融資,作為創業者一定會跟投資打交道,您對投資這件事怎麼看?

蔣:對,我們目前正準備新一輪融資,先說下,我們並不缺「今天的錢」,不是說我拿不到這個錢公司就做不下去了,所以我們希望拿什麼錢呢?就是那些有產業背景的投資方,就是那些能懂我們的人,大家一起協同發展。因為你說儀器學習網能馬上十倍百倍增長,我自己都覺得不靠譜,那怎麼可能去拿財務投資人的錢。

我這麼說吧,你是一個生命科學,或者醫藥的企業,你一聽我說的這些你就覺得,哇,這個東西好,為什麼?因為這些醫院檢驗科都在你平臺上啊。大家戰略協同的機會就是很大,但如果你是一個賣襪子賣鞋子的老闆,你會考慮嗎?不會。他只會說,我投你這個10塊錢,你明天能不能給我20塊的回報。

Q:2020年的時候,美國那邊出了一個《商業管制清單》,然後中國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的幾個研究員做了一個研究,裡面說清單4510條,有約2000條設計科學儀器管制,形勢非常嚴峻。想問下你怎麼看待中國的科學儀器?

蔣:這個是需要正視的一個問題,尤其是那些被卡脖子的技術,比如醫院裡面的核磁,材料科學、晶片領域的儀器設備,精加工的車床,技術含量非常高,這對國家來說是非常大的限制。其次,國產的科學儀器未來一定會經歷一個國產替代的過程,這就相當於我們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家電,大部分都是進口,現在國產的家電也越來越好。當然,科學儀器不會像消費品那樣快速發展,這需要一個沉澱和過程,這也造成了這個行業投資方都會比較謹慎。

Q:你覺得未來公司的發展方向在哪?

蔣:我們已經奠定了兩個基礎,未來會更加地縱深發展。一個就是我們的內容,未來我們會做的更加垂直、更加專業;二個我們畢竟是一個內容電商平臺,我們會連接更多的優質耗材企業,讓更多的商家入駐進來。

對於檢驗檢測行業實驗室來說,他的人力成本佔了35-45%,耗材,設備成本佔了15%到20%,也就是說一年2個億的收入,有1個億是花在人和設備上了。所以我們希望一方面解決它的人力成本,另一方面通過我們的電商平臺減少他們的採購成本。

Q:最後有個問題,為什麼公司的網站還有團隊叫「EWG1990」?

蔣:「EWG」是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環境工作小組,之前我不是在廣州環保局工作嘛。「1990」是我的出生年份,後來做起來了,成了特色,就沒改了。

*文章封面首圖及配圖,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若版權者認為其作品不宜供大家瀏覽或不應無償使用,請及時聯繫我們,本平臺將立即更正。

相關信息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