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欄目:體育

勇士怎麼就觸底反彈要奪冠了?庫裏基石+老闆有錢,快來學建隊

2019年,勇士輸掉總決賽,杜蘭特跟腱斷裂,湯普森十字韌帶撕裂,勇士王朝轟然倒塌。自由球員窗口開啟,杜蘭特選擇離開勇士,加盟籃網。對於勇士來說,那是一個讓人感到崩潰的時刻。

但勇士總經理鮑勃·邁爾斯不能倒下,即使球隊處在水深火熱當中,他也得考慮未來。勇士不是第一個在巨星離開後望著球隊又老又貴花名冊陷入絕望的球隊,但彼時勇士也不知道,他們該如何從深淵中走出。

大多數球隊需要數年時間才能恢復,歷史級別的王朝起起落落,總是時代趨勢。但勇士僅僅蟄伏了三年,就重返總決賽了。這在當時,可沒人能預料得到。

很多人會將勇士的再次成功歸結為球隊文化,一如十年前的馬刺一般,職業體育中最美好的童話故事。但這其實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概念,因為勇士管理層在之後的所作所為,同樣值得學習和復盤。

「回顧過去,把點點滴滴串聯起來很容易。但當你要向前看的時候,這就有點困難了。特別是你自己就在裡面的時候。」邁爾斯說。

杜蘭特加盟籃網的同時,也給到了勇士一個機遇。前進的道路是危險的,代價是高昂的,也有很大概率不會成功,但這是勇士想拯救王朝的唯一辦法,他們必須勇敢嘗試。

一開始,他們就意識到並接受了,說服杜蘭特留下來的可能性很小這件事。

「我們知道杜蘭特會離開,」勇士老闆拉科布說:「我們知道我們什麼也得不到,除非他去了布魯克林,這樣我們或許可以用先籤後換的方式得到德安吉洛·拉塞爾,因為他也是自由球員。我們提前發現了這件事,必須設法讓杜蘭特、拉塞爾、籃網都同意這個交易,但我們認為有機會做到。」

用先籤後換的方式挽救自由球員白白離開的困境,這個操作並不新鮮。但勇士的長期收益是前所未有的。三年前的拉塞爾,是一個23歲的全明星球員,勇士喜歡他,但不確定他能否長期留在球隊體系中。儘管如此,勇士依然認為他足夠值得冒個險,也有足夠的價值用於後續的交易。

這就是復興勇士王朝的宏偉計劃,並且只有當杜蘭特要加盟籃網時才能實現,尼克斯、快船,其他的球隊都不行,他們沒有拉塞爾這樣的自由球員。

勇士和拉塞爾籤下了一份4年1.17億美元的合同。如人們所料,他不適合在勇士體系打球,但他依然有價值。七個月後,勇士將拉塞爾送去森林狼,得到了2014年狀元秀維金斯,和一個21年首輪,變成了7號秀庫明加。現在來看,如果當時沒能完成這樣一筆兩支球隊和兩個球員各自先籤後換的大交易,勇士根本不可能重返總決賽。

「我們知道這是一場要花很多錢的賭博,也許其他球隊無法做到或想要做到這一點。但當庫裡追夢湯普森從傷病中回來後,我們覺得球隊的奪冠窗口又回來了。」

邁爾斯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說服杜蘭特和他的經紀人克萊曼接受先籤後換,而不是白白離開。杜蘭特在勇士的三年,他和杜蘭特,還有他的經紀人克萊曼建立起了非常友好的關係。所以當邁爾斯9歲的女兒安娜貝爾問他,和杜蘭特是否還會是朋友時,邁爾斯的回答毫不猶豫。「如果你因為某人去了別的地方工作而不能和他保持朋友關係,那麼你就不是真正的朋友。」

「做正確的事。我們都愛邁爾斯。」 克萊曼說。

但要完成杜蘭特和拉塞爾各自的先籤後換交易,根據勞資協議的要求,勇士進行先籤後換,下一年一整個賽季的工資不能超過硬帽。於是,他們不得不將球隊認為是「靈魂」的球員,伊戈達拉交易走。

勇士主帥科爾在當時很難接受這個交易。他在2007年至2010年擔任過太陽的總經理,這幫助科爾更能理解這背後的原因。「交易伊戈達拉對我們打擊很大,我當時坐在那裡想,我們怎麼會要交易伊戈達拉?但我從大局的角度理解,管理層的工作是向前看,採取行動。儘管痛苦,但會為下一次崛起奠定基礎。」科爾說:「這不僅需要合作,也需要理解。現在回想起來,這最終變成了維金斯和庫明加,讓我們延長了自己的王朝。」

在連續五年執教總冠軍球隊後,重新開始並不容易,也不舒服。但科爾說,他發現這個過程的某些部分,讓他覺得耳目一新。

「這是過程的一部分。那一年,球隊健身房成為了一個有趣的地方,球員們在享受那一年,我的教練團隊也取得了很多進步。這對我們來說是一種確認,一個很好的過程,即使在傷病不斷增加的情況下,這個過程仍然可以繼續下去。」這種組織的穩定性和信任,對科爾的執教至關重要。

「邁爾斯和拉科布總是支持我,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同意我所做的一切。但我們對每件事都有討論。他們知道我會犯錯,我也知道他們會犯錯。但我們共同努力,穩定讓這種文化得以維持。」科爾現在是在一支球隊第三長的主教練,僅次於馬刺的波波維奇和熱火的斯波。邁爾斯是在一支球隊任職時間第四長的高管,他前面是馬刺的布福德,熱火的帕特·萊利,和雷霆的普雷斯蒂。

勇士助教邁克·布朗,在2000至2003年期間擔任波波維奇的助教,他認為球隊老闆、管理層和教練組之間的協調,是球隊取得成功最重要的事情。

「老闆的職責要明確,總經理和主教練之間的關係也很重要,這種關係很容易出問題。如果它偏離了一點,球員們就會發現,球隊就失去了前進的動力和希望。」布朗說:「但是,如果你沒有那種球星,你就沒有機會。」

是的,那就是史蒂芬·庫裡,他是這一切的基石,他獨特的天賦和個性,是勇士做這一切,放手賭一把未來的基礎。

「庫裡最棒的一點是,他一直都在尋找快樂,」邁爾斯說:「每個人都認為他的生活是完美和輕鬆的,但沒有人的生活是這樣簡單的。你得為幸福而努力,他就是這麼做的。人們想要真正的幸福,你會被庫裡所吸引。」

庫裡在20賽季手部骨折賽季報銷,21賽季,他打出了堪比,甚至可能超越16年全票MVP賽季的偉大表現,將勇士扛在肩上。但勇士還是無緣季後賽。

那兩個賽季的低谷期,邁爾斯一直與庫裡保持聯繫,以確保他不會因為輸球而感到低落。庫裡告訴邁爾斯,這很難,但他依然相信,球隊能回到一個可以再次競爭的位置。邁爾斯點點頭,向庫裡承諾他會把事情做好。

「當你有這樣一個球星的時候,你要對他負責。」邁爾斯說:「很多人會在某個時刻舉手說,我試過了,但球隊不能繼續這樣做。」

要做到這一點,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在庫裡湯普森格林的基礎上,再籤約或者交易一位球星。勇士隊確實探索了這種選擇,尤其是圍繞奇才的布拉德利·比爾。但當這個選擇進展的並不順利時,勇士決定在普爾和維金斯身上加倍投入,他們是在低谷期培養出來的,但這在當時是一個有爭議的策略。

拉科布說:「很多人批評我和邁爾斯,說你們沒有全力以赴,給庫裡帶來另一個球星。我們認為這是一種完全錯誤的描述,人們只是不理解。我們能花的每一塊錢,我們都花了。我不想用我所有的年輕資產,去換一個30歲以上、突然間就垮掉的人。在我看來,這並不聰明。」

「對教練組來說,年輕人的加入會更容易。」布朗說:「伊戈達拉一直在庫明加身邊。西部決賽和獨行俠的G2,當我們決定讓穆迪登場時,我走到格林身邊,跟他說『我們就要用穆迪了,去讓他準備好。』然後格林去給穆迪做了一場鼓舞人心的演講。」「在馬刺,我們那時也指望鄧肯能夠培養託尼·帕克這樣的年輕球員。如果你不擁有這樣優秀的老將們,特別是在教練不在身邊的時候,年輕人的成長就沒那麼容易。」

但如果問,勇士從過去蟄伏的這兩年裡,學到的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的話。那或許就是喘口氣,用全新的眼光,而不是疲憊的身體,去重新審視這個聯盟。

「我記得我之前讀到一些東西,有人說,如果喬丹不去打棒球,公牛可能會贏得八連冠。」科爾說,他是1996-98賽季三連冠公牛的重要球員。「我當時就把喝在嘴裡的飲料吐了出來。你們知道這會有多累嗎?前幾天有人寫了類似的東西,說如果克雷沒有受傷,勇士能連進8次總決賽。我就想,別這麼說了,事情可不是這樣的。」

在科爾看來,當年喬丹的短暫退役,對公牛第二個三連冠王朝是必要的。就像杜蘭特離開、湯普森受傷後,勇士經歷的這兩年挫折一樣。「你能得到休息,不僅是一個漫長的休賽期來恢復,而且是反思的時間。只要你保持你的文化和身份,你就能做到這些。而且,我們還有庫裡。」

勇士常被稱為新時代的馬刺,因為他們組織穩定、取得成功和球隊文化。庫裡是鄧肯,科爾是波波維奇,邁爾斯是R.C.布福德。但從1998年到2019年,馬刺連續22次季後賽,18次50勝,5次總冠軍。他們從未像16勇士73勝那樣打得賣力,像五星宇宙勇那樣引人注目。謙遜是馬刺的標誌,而勇士更多還是以大膽著稱。

拉科布是做風投的,當高風險的機會出現時,比如對拉塞爾的賭博,拉科布很少退縮。「上世紀60年代,我和凱爾特人一起長大。後來我住在洛杉磯,是湖人隊的鐵桿球迷。所以我的目標是達到或者超越偉大的凱爾特人王朝和湖人王朝。湖人前老闆巴斯的33個賽季,有16個賽季進入總決賽,這是難以置信的。我的目標就是達到這個水平,去做類似的事情。在這個時代,這真的很難,」拉科布說。

現在,勇士距離再次奪冠,還差一場勝利。他們隊中依然有首次奪冠時的一些球員,但漫長的旅程改變了太多。

邁爾斯會去看球隊的訓練,在幾年前,他還會和球員一起進行投籃訓練,甚至打一些訓練結束後球隊工作人員組織的比賽,但在經歷了三次臀部手術後,邁爾斯已經很少打球了。他和庫裡格林湯普森站在一起。

「我只是告訴他們,我太幸運了。我不敢相信我們已經一起共事10年了。」邁爾斯說:「然後我們開始大笑,我問他們,誰會是最後一個留在這裡的人?」

當然是庫裡了。

這感覺,就像一部長篇電視劇結束時的演員聚會。好消息是,他們的故事還在繼續。

相關信息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