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欄目:綜合

齊王建是「戰敗而降」還是「不戰而降」?都不是,而是餓死了!

大家好,我是讀者。關注我,帶你走進一個不一樣的文化歷史世界。

這一講我們進入始皇帝二十六年(前221年),這是戰國史的最後一年,也是秦朝正式創建的第一年。多年之後,李白以雄渾的詩人腔調這樣講道:「秦皇掃六合,虎視何雄哉。揮劍決浮雲,諸侯盡西來。明斷自天啟,大略駕群才…」當時秦王嬴政駕馭的群才,內有李斯、尉繚,外有王氏父子和蒙氏父子。

我們剛剛看到,王翦徵南,滅楚降越,王賁掃北,滅燕亡代,只剩下一個幾十年來小心翼翼和秦國維繫著睦鄰友好關係的齊國孤懸在東部沿海地帶,國力乍看上去毫髮無傷,但國家高層政要實在養尊處優慣了,完全可以借用南唐後主李煜的詞句這樣描述他們的狀態:「鳳闕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幹戈。」那麼,齊國的太平歲月真能這樣保持下去嗎?

齊王建恐怕真的這麼想過。他老人家對齊秦友好的一廂情願雖然在今天看來相當荒唐,而站在他本人的角度看問題,一方面有母后大人為自己奠定的政治基調,錯不了,一方面秦國曆年來的表現都很像一位專情公子,對別人都兇,唯獨對自己特別好。我們回顧一下嫪毐之亂,當時亂局平定之後,嬴政氣不過,把母親軟禁在萯(bèi)陽宮,大概預感到這件事會把自己扯進輿論漩渦,所以下達禁令,進諫者死,而且令行禁止,連殺了進諫者27人,卻偏偏當齊國使節茅焦出言相勸的時候,嬴政竟然壓下了火氣,高調接受了意見,這簡直給了齊國天大的面子。所以,齊王建會對未來的和平心存幻想,完全合情合理,是畢生經驗所指向的必然結果。

但是,畢生的經驗終於在最後關頭狠狠把他坑了。《資治通鑑》的記載是,王賁大軍從燕國南下,進攻齊國,還沒等齊國做出反應就攻下了齊都臨淄,臨淄百姓眼睜睜看著劇變發生,誰都不敢反抗。但秦軍竟然沒有直接俘虜齊王建,而是派出使節,許給齊王建500裡的封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史料並沒有給出更多的細節,推想起來,當時的齊王建應當還有負隅頑抗的實力,齊國也畢竟是一個大國,而秦國這邊,眼看著就要統一天下,也就不想再興殺戮,平白把矛盾激化,不如略施小計,兵不血刃拿下齊國。

根據《戰國策》的記載,秦國拜託了一個名叫陳馳的人,說動齊王建西入鹹陽,接受秦王冊封。到了這個時候,秦國如果還拿以前的齊秦友好說事,可信度反而差了,索性擺明態度,說秦國就是要吞併齊國了,但可以讓齊王建做秦國的封君,接受500裡封地。這等於給齊王建拋出了一個相當香甜可口的投降條件,是齊王建一切貼近現實的選項當中看上去最優的選項。

大概唯一的難題是:秦國向來以言而無信、背信棄義著稱,秦國的承諾真的可信嗎?齊王建一旦離開大本營,隻身去了鹹陽,假如秦國翻臉,齊王建也就只能徒喚奈何了。所以,能用這個方案說動齊王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就見出說客陳馳並不是個普通角色。陳馳既然姓陳,自然不是外人,而是齊王建的宗族親戚,恐怕還是關係很近的,很能在齊王建面前說得起話的親戚。

《資治通鑑》刪掉了陳馳的戲份,說齊王建答應了秦國開出來的條件,就這麼投降了。秦國把齊王建安置在一個叫共的地方,大約是今天的河南省輝縣市,住處夾在松樹和柏樹之間。不要說500封地的事情再也沒人提了,就連夥食都沒人供應,齊王建竟然是餓死的。齊國人怨恨齊王建非但不及早和山東諸侯締結聯盟,反而聽信奸人和賓客的讒言,就這麼輕易斷送了齊國,於是流傳出來這樣一支歌謠:「松耶(yé),柏(bò)耶!住建共者客耶!」

歌謠的意思是說:松樹啊,柏樹啊,使齊王建住在共地的是那些賓客啊。這是怨恨齊王建胡亂聽信賓客的話。

這樣看來,齊王建信用賓客導致亡國,秦國歷代國君重用客卿卻一統天下,這就只能怪齊王建眼拙,並且缺乏考核標準了。但是,替秦國說好話,誆騙了齊王建的那些賓客大體都是齊國總理後勝的門客,而後勝本人也好,誘騙齊王建親赴鹹陽的那位陳馳也好,卻通通不在賓客之列,所以歸根結蒂,齊國之亡,主要亡在大約半個世紀前由君王后制定,被齊王建遵循到底的政策。

司馬光有評語說:合縱連橫的說法雖然千頭萬緒,怎麼說怎麼有理,但大體而言,合縱終歸是山東六國的利益保障。假如六國真能形成聯盟,互為藩籬,那麼秦國雖然強悍兇暴,也不可能蕩平天下。哪有自毀藩籬去向強盜獻媚,還說什麼「強盜愛我,不會打我」之類的話,簡直太荒謬了啊。

這樣看來,齊王建給人的感覺很像是宋徽宗、李後主那樣,在錦衣玉食、醇酒美婦的生涯裡消磨得軟弱了,最後國家滅亡,連象徵性的掙扎都不曾做一下。如果要在戰國年間找一個「溫水煮青蛙」的案例,恐怕莫過於此了。

不過齊王建應該並不是一個軟弱溫柔的人,《淮南子》有個說法,說他有三大過人之處,至於到底是哪「三大」,我們就只能去看東漢末年大學者高誘做出的權威注釋了,說齊王建氣力過人,能拉硬弓,腿腳敏捷,駿馬都追不上他,還能輕鬆跨越常人跨不過去的高度。一言以蔽之,齊王建是個全能型的體育健將。但又怎麼樣呢,誤信奸佞之言,還不是落得一個身死國滅的下場。

齊王建的慘澹收場確實很容易引發後人的唏噓感嘆,甚至痛心疾首,但也有人不走尋常路,比如明朝那位著名的狂人思想家李贄,說齊王建餓死雖然很可憐,但假如不餓死的話,這麼一個人又能管什麼用呢?算一筆帳好了:如果餓死一個沒用的痴漢(「痴漢」一詞是李贄的原話),可以保全幾十上百人的性命,顯然很划算。

而餓死一個沒用的齊王建,保全了齊國的百萬生靈,又有什麼不好呢?正是因為齊王建,齊國人民才得享40多年的太平,這在戰國年間簡直絕無僅有,再沒有比生為齊國人更幸運的事情了。再說了,上天設立君主,並不是為了增進君主本人的利益,而是為了保障人民的利益。從這個角度來看,就算說齊王建有大功德於齊國人民,也沒什麼不對。

李贄就是這麼離經叛道,也難怪結局比齊王建還慘,在獄中自殺,留下一句「七十老翁何所求」的遺言。不知道你會怎麼看李贄的觀點呢?歡迎在評論區談談你的看法,我們下一講再見。

上期回顧:既不給秦國送禮,也不與其他國合縱,齊國是怎麼保持40多年和平的

歡迎關注,點讚,評論,轉發!下期再會!

相關信息

GG